郑国故事《新密市郑庄公祖地》

2019-08-24

郑国故事一《郑庄公黄泉见母

  郑庄公黄泉见母

郑发莲编写、郑君峤整理

新密曲梁五虎庙村西有一个高大的墓冢,里边长眠着春秋时期郑国第二代国君郑武公的夫人武姜,武姜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,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她是一朵浪花。《春秋左传》的第一笔就记载了她的故事,至今仍令人回味无穷。

  武姜有两个孩子,长子寤生,也就是后来的郑庄公。次子段,也就是后来的共叔段。武姜生大儿子时是难产,这让她九死一生,收紧了折磨,因此她认为寤生不孝,武姜一直偏爱小儿子,多次撺掇郑武公立段为世子,将来继承郑国的大统。郑武公认为寤生没有什么过错,废长立幼会给国家带来灾难。

  郑庄公继位后,武姜又请求把段封在制也就是虎牢关这个地方。因为虎牢关是一个军事要地。郑庄公对武姜说:“虎牢关这个地方很险要,虢国的国君翰就战死在那里,是一个不祥之地”。武姜转而又请求把段封在荥阳京襄这个地方。京襄是郑国的通都大邑,物产丰富,热闹繁华,郑庄公就把郑国最好的地方给了段。

  段到了封地以后,在母亲的怂恿和支持下,加固城墙,招兵买马,决心与兄长决一高下。京襄城的规格都超过了郑国在大樊庄的国都,臣子们都看不过去了,纷纷要求郑庄公限制段的行为。祭仲对郑庄公说:“都城的城墙超过三百丈,就会成为国家的祸害,先王的制度:大的都城不得超过国都的三分之一,中等的,不得超过五分分之一,小的不得超过国都的九分之一。”郑庄公笑笑说:“母亲想叫他那样,我又怎能违背母亲的意愿呢?”祭仲说:“姜氏什么时候会满足啊?不如早点处治他,免得其贪欲蔓延滋长,蔓延的野草尚且难以锄掉,更何况是国君您的弟弟呢?”接着段又把郑国西部和北部边远的两个地方占为己有,让这两个地方听从自己的号令。这一次大臣门反应更激烈了,公子吕对郑庄公说:“一个国家不能听从两个号令,你要容忍段,把国君的位子让给他,那么我们就去为他服务。你要不容忍段,就请你杀了他。”郑庄公说:“多行不义必自毙,等着瞧吧!”

  段把兄长的忍让看作软弱可欺,野心膨胀,与母亲串通,竟想攻占国都,取代郑庄公的国君地位,这一切都在郑庄公的掌控之中,做好军事部署以后,庄公声称自己要到洛阳朝见周天子,把朝中大事委托给手下的大臣。段一看机会来了,就带着兵马杀奔郑国在大樊庄的郑国国都,武姜也答应打开城门做内应。段还没有走到国都,京襄城就被庄公派去的军队占领了,断了他的后路。京襄是回不去了,段转而奔走鄢陵,在那里又被庄公的军队打得落花流水,最后败走共城就是现在河南省的卫辉一带。郑庄公拿出武姜写给段的亲笔信让她看,武姜无话可说。庄公一怒把母亲赶出京城,发配到边远地区让颍考叔看管起来。并且发誓:“不到黄泉,誓不相见。”就是说在母亲生前,是不会和她相见的。

 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,颍考叔认为:“做母亲的不像母亲的样子,但做儿子的不能不像儿子。”一天颍考叔带着猎物来见郑庄公,对郑庄公说:“这是微臣打到的几只猫头鹰,这种凶鸟,长大了啄食自己的母亲,不是什么好鸟。”庄公设宴招待颍考叔。席间颍考叔把几块肉抱起来放在袖子里,庄公说:“放着肉不吃,干嘛包起来。”颍考叔说:“我家中有老母亲,已经八十多岁了。她吃过我给她买的肉,但没有吃过国君你赏赐的肉。我要把这些肉带回去,炖成肉汤,让老母亲尝尝。”庄公说:“你真是一个孝子,你有老母亲可以孝敬,寡人没有。我也想念自己的母亲,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,现在又见不到我这个儿子,该有多伤心呀,然而我发过毒誓,不到黄泉,誓不相见,违背了自己的誓言,上天是要惩罚的。”颍考叔是有备而来的,一看时机成熟,就对庄公说:“人不一定死了埋到地下才叫黄泉,挖个地道,见到泉水不也叫黄泉吗?。地道挖好后把太夫人请进去,您再到地道中与太夫人相见。这样既没有违背誓言,又见到了母亲。”庄公也认为这是一个好办法。

一切准备就绪,郑庄公到地道里见自己的母亲。母子相见,抱头痛哭。武姜认为自己做了错事,现在得到儿子的原谅,悲喜交加。庄公也觉得自己做的太过分。母子皆释前嫌,和好如初。庄公在地道中赋诗曰:“大隧之内,其乐也融融。”武姜在儿子的搀扶下走出地道也赋诗曰:“大隧之外,其乐也洩洩。”

这件事批评郑庄公的言论很多,理由有二:

一、郑庄公明知段图谋叛乱,却故意纵容他,让他的罪行发展下去。等他举兵谋叛时,再一举将他铲除。反映了郑庄公的阴险狡诈。试想,假如共叔段没有叛乱,庄公制裁他,武姜会愿意吗?庄公这样做可以说是后发制人。没有不对的地方

二、郑庄公对母亲姜氏假仁假义。他把姜氏赶出宫外,还发出不及黄泉,无相见也的誓言,反映了他的冷酷无情,等到颖考叔来谏,他又假惺惺地阔地及泉迎回姜氏,说明了他的虚伪。这样说的人没有注意到“母子和好如初”这句话,虽然武姜偏爱小儿子,但庄公和其母亲还是又比叫正常的母子关系。不存在假惺惺和虚伪。

一曲正确处理国事家事的赞歌在溱洧大地唱响,时隔两千多年仍熠熠生辉。孝文化是华夏文明的核心。想想当今社会上的那么一些人,对父母簿情寡义,自己住着豪宅,把父母挤车库中,煤棚里,自己山珍海味,让父母残茶剩饭

稍有一点所谓对不起他,就扬言:“活着不养,死后不葬。”更有甚者,为赡养父母对薄公堂。真是连两千多年的古人都不如。对自己的父母都不能善待,何谈报效国家。重温这个故事,仍有深远的现实意义,让我们从这个故事中吸取正能量,让我们生活中永远跳动着孝文化的音符。

 

郑国故事二《郑国东门之辱 

郑国东门之辱

郑发莲编写、郑君峤整理

从春秋到战国,各诸侯国之间互相讨伐,征战不断,随便找一个理由,就可以发动一场战争,今天我们就来回顾一下郑国与卫国之间的战争。

  郑国和卫国都是东周时期姬姓诸侯国,是和周天子有血缘系的诸侯国。奴隶社会实行分封制,分封的诸侯国有三种类型,一是分封天子兄弟子侄,像卫国和郑国都是这样的诸侯国。二是封功臣,例如周朝开国功臣姜尚,就被封在了齐国。三是封前朝后裔,像郐国,是黄帝后裔的封地,一直延续了两千多年。周天子是周朝的大宗,继天子位,他众多的兄弟分封在全国各地,属于小宗。各诸侯国中国君是大宗,国君的兄弟们是小宗,辅佐国君治理好国家。卫国和郑国可以说都与周室有血缘关系。只不过卫国受封早,郑国较晚,上下几乎相差三百年。在郑庄公时期,郑国和卫国就经常发生战争,按说郑国和卫国同族同宗,关系应该比其他诸侯国亲近。事实并非如此,这一切都是共叔段内乱的副产品。郑庄公评定共叔段内乱以后,共叔段的儿子公孙滑求卫国替他进攻郑国,这样就拉开了郑、卫之间战争的序幕。

鲁隐公元年(公元前772年)卫国攻打郑国,并占领了郑国的廪延。郑庄公就率领周天子的军队、虢国军队、进攻卫国的南部边境,并且请求邾国出兵。因为郑庄公是周朝的卿士,有统帅周天子的军队的资格。郑庄公率领的军队是几个国家的联军想必这次战争郑国占了上风。

鲁隐公二年(公元前771年),郑国又进攻卫国,再次讨伐公子滑的叛乱。

鲁隐公四年(公元前769年),卫国联合宋国、蔡国、陈国攻打郑国,结果郑国被四国联军打败,郑国国都东门被围五天,卫国的军队才离去。在一年秋天,鲁国的公子翚联合宋、陈、蔡、卫攻打郑国,郑国以步兵迎战,五国联军取胜,并切割了郑国的谷子才撤军。

鲁隐公五年(公元前768年),郑国伐卫,以报卫国围困郑国国都东门之仇。卫国人带领着南燕国军队对抗郑国军队,结果被郑国军队打的大败。郑国的祭足、原繁、洩驾带领着郑国的三军进攻燕军的正面,派曼伯、子元偷偷率领虎牢关的军队袭击燕军的后面。燕国人害怕郑国三军,而没有防备从后面来的虎牢关的军队,六月,郑国的公子曼伯和子元在虎牢关击败了燕军,卫国在这次战争中失败了。卫国失败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,利用外国的军队替自己打仗,在地利人和上就失去了优势。雇佣的外国军队岂能同仇敌忾?这是史书上首次记载迂回袭敌取胜的战例,一直是后世用兵的借鉴。

   郑卫之间的摩擦不断,一直延续了八年,事情到了隐公八年(公元前765年)齐国人从中调解,让宋国和卫国与郑国讲和,在瓦屋结盟,捐弃了东门这一段旧怨。

 

郑国故事三《郑国和宋国的宿怨 

郑国和宋国的宿怨

郑发莲编写、郑君峤整理

武王伐纣,商朝灭亡后,按照分封制的礼法,国家虽然灭亡,胜利者仍然不能让以前的贵族宗祀灭绝,因此当武王分封诸侯时,仍然封 纣王的儿子武庚于殷,以奉其宗祀。武王死后,武庚叛乱,被周公平叛杀死,另封纣王的庶兄微子启。被封于现在商丘(今河南商丘),国号宋,都城为商丘。宋虽为商朝后裔,但爵大位尊,是春秋时期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中二等诸侯国,而郑国属于公侯伯子男中的三等诸侯国,史称郑庄公为郑伯。

宋国在国君的传承上有点特殊,一般诸侯国都是父子相传,而宋国有相当一段时间是兄死弟继,这就引起了国君的儿子与其叔叔之间的矛盾。鲁隐公三年(公元前769年),宋穆公病重,召见大司马孔父把殇公托付给他,说“先君废弃了他的儿子与夷而立我为国君,我不敢忘记。如果托大夫的福,我得以善终,先君如果问起与夷,我将用什么话回答呢?请您侍奉与夷来支持国家事务,我死了就没有什么后悔的了。”孔父回答说:“群臣愿意侍奉你的儿子公子冯啊!”穆公说:“不行,先君认为我有德行,才让我主持国家事务。如果丢掉道德而不让位,这就是废弃了先君的提拔,那里还能说有什么德行?”这样就立了与夷为国君,把公子冯送到郑国。宋穆公去世,殇公继位,由于公子冯在郑国居住,引发了郑国与宋国的多次摩擦和战争。隐公四年(公元前769年)等到州吁为卫国国君,准备向郑国报前国君结下的怨恨,以此对诸侯讨好,安定国内情绪,他派使者告诉宋国国君与夷说:“国君如果攻打郑国,以除去国君的祸害,以国君为主帅,鄙邑原意出兵出力,和陈、蔡两国作为属军这就是卫国的愿望。”很显然卫国挑唆宋国进攻郑国,迎合了宋国国君殇公的心意,宋国就答应了卫国的请求,合伙进攻郑国,围郑国东门五日。

鲁隐公五年(公元前768),宋国人掠取邾国的土地。邾国人告诉郑国说:“请国君攻打宋国,报仇雪恨,鄙邑原意做向导。”郑国人带领周天子的军队和邾国军队汇合,进攻宋国,进入了宋国的外城,以报复去年东门那一次战役。这一年宋国进攻郑国长葛,并包围了长葛,以报复上次郑庄公攻进外城的战役。

鲁隐公十年(元前763年)年秋七月初五,郑国的军队在鲁国的远郊,宋国、卫国的军队趁机进攻郑国,蔡军跟在后面进攻戴地,八月初八,郑庄公包围戴地,初九俘虏了宋、卫、蔡三国军队。

由于公子冯在国内有一定势力,而且得到郑国国君郑庄公的支持,因此宋殇公对此非常不放心。与郑国发生连年征战,但输多胜少。

宋庄公也就是公子冯继位后,根本置当年郑国关照之恩不顾,贪于财赂。而且,他由华氏所立,因此 华氏专政,宋国经常因干涉卫国、 郑国内政而发生战争。

 

郑国故事四《周郑交质与繻葛之战

周郑交质与繻葛之战

郑发莲编写、郑君峤整理

西周幽王宠褒姒,上演烽火戏诸侯的历史闹剧,渐失民心,申侯勾结犬戎进攻镐京,幽王死,西周灭亡。申侯立幽王废太子宜臼为王,史称周平王继天子位,然而国都镐京已是一片废墟,就在晋国、郑国、秦国、申国保护下迁都洛阳,拉开了东周的序幕。郑国在护平王东迁的过程中是有功劳的,因此郑武公、郑庄公都在周朝任司徒和卿士,成为周平王的肱骨之臣。后来平王又将国事暗中分托给虢公,这样就使得周与郑之间的许多故事发生。郑庄公因为平王把权力暗中给虢公埋怨周平王,弄得周平王十分尴尬,为了面子,周平王强说:“没有这件事啊,你要不相信,周郑可以互相交换人质

就这样周天子的儿子狐在郑国作为人质,郑庄公的儿子忽在宗周作为人质。这件事周平王已经气短,几乎是恳求郑庄公,大概是做了一些有损于郑庄公的事,还不敢理直气壮的承认,导致了周郑交恶的开始。

周平王死后,周王室的人想把政权交给虢公,郑庄公当然有怨气,这一年四月,郑国的祭足带兵割了周天子温地的麦子,秋天,又割取了周天子成周的谷子,这是周郑的第二轮冲突,史称“取周之禾。”平王东迁后,周天子的权威逐渐下降,诸侯的势力逐渐争强。郑庄公敢于抢割周天子的麦子和谷子,是一种示威,表示对周王室削弱自己权力的一种抗议和报复。

周平王死后,他的儿子狐回去奔丧,因悲愤过度也去世了。东周就由狐的儿子继位,是为周桓王。周桓王对郑庄公很不满意,认为自己父亲的去世与郑国有很大的关系。鲁隐公六年(公元前767年),郑庄公第一次到洛阳朝见桓王,周桓王不加礼遇。这时周桓公对周桓王说“我们周室东迁,依靠的就是晋国和郑国。友好的对待郑国,可以激励后来的人,我们还恐怕人家不来,何况不以礼接待人家呢,郑国不会来了。”这一段对话可以看出周桓王即位以后,郑庄公还是想缓和与周朝的关系,有主动和好的意愿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鲁隐公八年(公元前765),郑庄公带着齐国人来朝见周天子周桓王,周桓王接待了他。《左传》记载了这件事,并赞扬说:“这是合乎礼的。”

鲁隐公十一年(公元前762年)周天子在郑国取得了邬、刘、邗、等地,却给了郑国原来属于苏忿生的土地。君子知道桓王会失去郑国了。按照恕道办事,是德的准则,礼的常规,自己不能保有,就拿来送给别人。别人不来朝见,不也应该吗?

鲁桓公五年,(公元前757年)周桓王不让郑庄公参与朝政,也就是彻底罢免了郑庄公在周朝的卿士职位。郑庄公不再入周朝见周桓王,这一年秋天,周桓王带领诸侯讨伐郑国,这就是有名的繻葛之战。

周桓王率领中军,虢公林父率领右军,蔡军、卫军隶属于右军,周公黑肩率左军陈军隶属左。等于周桓王率领了五国联来讨伐郑国。

郑国的子元建议用左方阵来对付蔡军和卫军,用右方阵来对付陈军,他分析说:“陈国国内动乱,百姓都缺乏战斗意志,如果先攻击陈军,他们必定奔逃。周天子的军队要照顾陈军,就一定会发生混乱。蔡国和卫国的军队支撑不住,就一定会争先奔逃。这时我们可以集中力量对付周天子的中军,这样我们就可以获得成功。”郑庄公听从了子元的建议。曼伯担任右方阵指挥,祭仲担任左方阵指挥,原繁、高渠弥带领中军护卫郑庄公,摆开了叫做鱼丽的阵势,兵车在前,步兵在后,以步兵来弥补兵车的空隙。双方在繻葛交战,也就是现在长葛的北部。郑庄公命令左右方阵说:“看到大旗挥动,就击鼓进军。”郑国的军队发起进攻,蔡、卫、陈军一起奔逃,周军因此混乱。郑国的军队从两边合拢起来进攻,周军终于大败。郑国大将祝聃射中周桓王的肩膀。祝聃请求前去追击,郑庄公说:“君子不希望欺人太甚,哪里敢欺凌天子呢?只要能挽救自己,国家免于灭亡,就足够了。

夜间,郑庄公派祭仲足去慰问周桓王,同时也慰问了他的左右随从。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繻葛之战,周天子桓公率领包括周在内的五国联军气势汹汹讨伐郑国,反而被郑庄公大的大败。也成就了郑庄公的一世英名,以后哪个国家想侵犯郑国,恐怕也得掂量掂量。郑庄公也被称为春秋小霸。

 

 

郑国故事五《子仪被杀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子仪被杀

郑发莲编写、郑君峤整理

做了十四年国君的子仪,连一个年号都没有。他太天真了,认为厉公会一直和他和平共处,他想错了。祭仲一死,厉公就发起攻势,这一切来的都太快。傅瑕从厉公处回来,果然杀了子仪,并且斩草除根,连同子仪的两个孩子也杀了。傅瑕迎回厉公,厉公突自栎邑复入郑国国都即位。傅瑕自以为有功,不料厉公却杀了他。厉公责备傅瑕说:“你侍奉新君,又背叛而杀新君,迎我复位,你是侍君有二心的,怎知你以后不会背叛我再去侍奉他人。”随杀了傅瑕。临死傅瑕后悔说:“对新君郑子的厚恩不知报答,如今落得这个下场,真是罪有应得的报应。”郑厉公复位,对原来侍奉子仪的老臣没有放过,他责备原繁说:“我流亡在都城外,伯父无意迎我回来,实在太不应该。”原繁回答说:“臣子侍奉新君,本该忠心无二,这是做臣子的应由本分。我知道我的罪了”于是以自杀明志。

关于厉公复位,还有一个传说,当年城内一条大蛇与城外一条大蛇斗于郑都城南门,三天不分胜负,观看的老百姓很多,最后城内的大蛇斗输而死,城外的大蛇入城中进入宗庙而不见,这好像一种征兆。果然过了六年,厉公复入郑都。这个故事各个历史版本都有记载,似乎那条外蛇代表的是郑厉公。这只是一个巧合,并不代表上天的预示。在四子争位的过程中,三个被杀,延续了二十八年,耗尽了郑国的国力,郑国由此走了下坡路,再不是庄公时期意气风发的郑国。

 

郑国故事六《郑厉公二次为君都做了哪些事

郑厉公二次为君都做了哪些事?

郑发莲编写、郑君峤整理

郑国四子争位,笑到最后的是郑厉公。一是郑厉公有耐性,等待了十七年,瞅准机会,一举成功。二是清除了自己执政路上的障碍,杀了傅瑕,逼死了原繁,他还没有放过参加雍纠之乱的人。九月,杀死公子閼,砍去强鉏的脚,公叔段的孙子公父定叔逃到卫国。过了三年,国内局势安定了,郑厉公让他回国,说:“不能让共叔段在郑国没有后代。”让他十月回到国内,说:“这时好月份,十月是个满数呢。”

郑厉公一定厚葬了子仪,这是我的推测,因为新郑郑公大墓,也就是车马坑的发现,佐证了这一点。郑公大墓赔葬器物众多,莲鹤方壶震惊国内,车马坑为中原独有,经郭沫若考证,郑公大墓就是子仪的墓葬。子仪在位时没有年号,人称郑子,也有人叫他子婴。到车马坑参观,有无限的感慨在其中。

郑国故事七《郑厉公助周惠王复位

        郑厉公助周惠王复位

郑发莲编写、郑君峤整理

国内清除异己,局势稳定下来,在国际上郑厉公也有作为,那就是他帮助周惠王夺回天子之位。

当初,王姚受宠,与周庄王生下子颓。子颓也受到宠爱,苏国做他的师傅。到周惠王继位,夺去了苏国的菜园作为养牲畜的地方,边伯的房子靠近王宫,周惠王也占去了。惠王又强取了子禽、祝跪和詹父的田地。收回了膳夫石速的俸禄。因此这几个人发动叛乱。秋天,五位大夫拥戴子颓攻打惠王。惠王没有取胜,逃亡到温地。这一年冬天五大夫立子颓为王。鲁庄公二十年,郑厉公调解周惠王和子颓的关系,没有结果,拘捕了燕仲父。郑厉公就带领周惠王回到郑国,周惠王住在栎地。鲁庄公二十一年,郑厉公和虢公在弭地会谈,弭在现在新密牛店月台。这一年夏天,一起进攻王城。郑厉公侍奉周惠王从圉门入城,虢叔从北门入城,杀死了王子颓和五个大夫。郑厉公在宅宫门外西闕设享礼招待周惠王,周惠王赐给他虎牢以东原来郑武公的土地。这一年五月,郑厉公去世。

简评:

春秋初期,郑国在诸侯国中实力最强,甚至连齐国和鲁国这样的大国在抵御蛮族入侵时也的请郑国帮忙,郑庄公更是开风气先河的人物,在周天子面前也是飞扬跋扈,繻葛之战竟公然与天子对阵,撕掉了天子与诸侯间礼教的帷幕,开启了春秋诸侯争霸的先声,而郑国在庄公死后就衰落了,主要是四子争位,互相残杀。与此相反,齐、楚、晋、秦等国则蒸蒸日上,郑国终于失去了发展的机会与空间,降为二、三流国家。

 
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