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溱洧郑风故事(五)

2019-03-15

   又立新君子仪

郑发莲

 

短命的子亹在国君的位置上只坐了几个月,就被齐襄公乱刀砍死,高渠弥也为之殉葬。国不可一日无君。这时老谋深算的祭仲又登场了,有人议论迎回厉公,祭仲说“逃亡之君,不可再立,以辱宗庙。”这样在祭仲的主持下,迎回在陈国的公子子仪立为新君。子仪拜祭仲为上大夫,叔詹为中大夫,原繁为下大夫,子仪在位初期,国事皆委祭仲,恤民修被,与齐国、陈国等交好,又与楚国结盟,答应年年纳贡,永远为其属国。在子仪执政的前八年中,郑国没发生怎么大事,相对比较安宁。子仪八年,祭仲病死。祭仲这个权臣,经历了庄公、昭公、厉公、子亹、子仪,可谓五朝元老。特别是庄公去世后,对国君有废立之权,是对郑国国影响比较大的重臣、权臣,祭仲死后郑国的政治走向如何,关乎着郑国的命运。

 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