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 再立子亹 君臣皆被杀

2019-03-10

四     再立子亹 君臣皆被杀
    郑发莲

高渠弥杀死了郑昭公,没有把厉公请回来当国君,而是立了昭公的弟弟公子亹为国君。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

    子亹元年七月,齐襄公大会诸侯于卫邑首止。今河南睢县东南。子亹私下里认为齐国是一个大国,现在愿意和郑这样的小国交往,郑国安于泰山,子亹乐于前往。子亹前往会盟,想带着高渠弥和祭仲。祭仲称病不去。原繁私下里问祭仲“新君想和齐国交好,你应该帮助他,为什么不去?”祭仲说:“齐侯勇悍残忍,嗣守大国,很狂妄,说不定有害国君之心。况先君昭公有功与齐,齐国都念其功劳。大国难以猜测,以大结小,必有奸谋,这一次赴会,说不定君臣都会被杀。”因此子亹只带着高渠弥赴会。



高渠弥引着子亹同登盟坛,齐侯襄公拉着子亹的手问:“先君昭公,因何而死?”子亹变色,惊恐不能说话,高渠弥代而答曰:“先君因病而死。”襄公说:“听说是在郊外遇贼,与病没有关系。”高渠弥看掩饰不过,只得对曰:“原来有寒疾,又受贼惊,所以爆亡。”襄公曰:“国君出行都有戒备,此贼从何而来?”高渠弥对曰:“嫡庶争夺君位,已不是一天两天,趁机窃发,谁能防备啊。”襄公又说:“抓到贼人了吗?”“至今尚在追拿,没有找到踪迹。”襄公大怒曰:“贼在眼前何烦缉访?”遂将子亹乱砍致死,高渠弥五马分尸。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